李克强邀请专家企业家“改”报告
推动网信事业发展 习近平强调必须贯彻这个思想
中央部委工作会信息量大,2021年这份“民生清单”要收好!

最高法等联合发布人身安全保护令十大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20-11-26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网站  字体大小[ ]

 最高人民法院人身安全保护令十大典型案例

  目 录

  一、陈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二、赵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三、周某及子女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四、李某、唐小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变更抚养权案

  五、朱小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六、林小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七、罗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八、吴某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九、黄某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十、洪某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最高人民法院人身安全保护令十大典型案例

  案例一

  陈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陈某(女)与被申请人段某某系夫妻关系。双方婚后因工作原因分居,仅在周末、假日共同居住生活,婚初感情一般。段某某常为日常琐事责骂陈某,两人因言语不合即发生争吵,撕扯中互有击打行为。2017年5月5日,双方因琐事发生争吵厮打,陈某在遭段某某拳打脚踢后报警。经汉台公安分局出警处理,决定给予段某某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的行政处罚。因段某某及其父母扬言要在拘留期满后上门打击报复陈某及其父母,陈某于2017年5月17日起诉至汉中市汉台区人民法院,申请人民法院作出人身保护裁定并要求禁止段某某对其实施家庭暴力,禁止段某某骚扰、跟踪、接触其本人、父母。

  (二)裁判结果

  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人民法院裁定:一、禁止段某某对陈某实施辱骂、殴打等形式的家庭暴力;二、禁止段某某骚扰、跟踪、接触陈某及其相关近亲属。如段某某违反上述禁令,视情节轻重处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三)典型意义

  因段某某尚在拘留所被执行拘留行政处罚,汉台区人民法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进行缺席听证,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办案法官充分认识到家庭暴力危害性的特点,抓紧时间审查证据,仔细研究案情,与陈某进行了面谈、沟通,获知她本人及其家属的现状、身体状况、人身安全等情况,准确把握针对家庭暴力的行为保全申请的审查标准,简化了审查流程,缩短了认定的时间,依法、果断作出裁定,对受暴力困扰的妇女给予了法律强而有力的正义保护。陈某为家暴受害者如何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作出了好的示范,她具有很强的法律、证据意识,在家庭暴力发生后及时报警、治疗伤情,保证自身人身安全,保存各种能够证明施暴行为和伤害后果的证据并完整地提供给法庭,使得办案法官能够快速、顺利地在申请当日作出了民事裁定,及时维护了自己的权益。

  案例二

  赵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赵某(女)与被申请人叶某系夫妻关系,因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叶某通过不定时发送大量短信、辱骂、揭露隐私及暴力恐吓等形式进行语言威胁。自叶某收到离婚诉讼案件副本后,恐吓威胁形式及内容进一步升级,短信发送频率增加,总量已近万条,内容包括“不把你全家杀了我誓不为人”、“我不把你弄死,我就对不起你这份起诉书”、“要做就做临安最惨的杀人案”等。赵某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受理后,因叶某不配合前往法院,承办人与叶某电话沟通。叶某在电话中承认向赵某发送过大量短信,并提及已购买刀具。

  (二)裁判结果

  浙江省临安市人民法院裁定:禁止叶某骚扰、跟踪、接触赵某及其父母与弟弟。

  (三)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因被申请人实施精神暴力行为而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案件。《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因此,被申请人虽然未实施殴打、残害等行为给申请人造成肉体上的损伤,但若以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侵害申请人精神的行为,法院亦将对其严令禁止,对申请人给予保护。

  案例三

  周某及子女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周某(女)与被申请人颜某经调解离婚后,三名未成年子女均随周某生活。然而每当颜某心情不好的时候,便不管不顾地到周某家中骚扰、恐吓甚至殴打周某和三个孩子,不仅干扰了母子四人的正常生活,还给她们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周某多次报警,但效果甚微,派出所的民警们只能管得了当时,过不了几日,颜某依旧我行我素,甚至变本加厉地侵害母子四人的人身安全,连周某的亲友都躲不过。周某无奈之下带着三名子女诉至法院,请求法院责令颜某禁止殴打、威胁、骚扰、跟踪母子四人及其近亲属。

  (二)裁判结果

  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人民法院裁定:一、禁止颜某对周某及三名子女实施家庭暴力;二、禁止颜某骚扰、跟踪、接触周某母子四人及其近亲属。

  (三)典型意义

  本案系一起针对“离婚后家暴”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典型案例。反家庭暴力法,顾名思义适用于家庭成员之间,现有法律对家庭成员的界定是基于血亲、姻亲和收养关系形成的法律关系。除此之外,《反家庭暴力法》第三十七条中明确规定“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参照本法规定执行”,意味着监护、寄养、同居、离异等关系的人员之间发生的暴力也被纳入到家庭暴力中,受到法律约束。

  案例四

  李某、唐小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变更抚养权案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李某(女)与被申请人唐某原系夫妻关系,2008年协议离婚,婚生子唐小某由唐某抚养。唐某自2012年以来多次对唐小某实施家暴,导致唐小某全身多处经常出现瘀伤、淤血等被打痕迹,甚至一度萌生跳楼自寻短见的想法。李某得知后曾劝告唐某不能再打孩子,唐某不听,反而威胁李某,对唐小某的打骂更甚,且威胁唐小某不得将被打之事告诉外人,否则将遭受更加严厉的惩罚。李某向公安机关报案,经医院检查唐小某不但身上有伤,并且得了中度抑郁症和焦虑症。李某、唐小某共同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诉请法院依法禁止唐某继续施暴,同时李某还向法院提起了变更唐小某抚养权的诉讼。

  (二)裁判结果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北区人民法院裁定:一、禁止唐某对李某、唐小某实施谩骂、侮辱、威胁、殴打;二、中止唐某对唐小某行使监护权和探视权。

  (三)典型意义

  由于法治意识的薄弱,不少家庭对孩子的教育依旧停留在“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种落后的粗放式教育方法上,很大程度上会对孩子心智的健康发育,造成伤害且留下难以抹去的阴影。本案中,在送达人身安全保护令时,家事法官还建议警方和社区网格员,不定期回访李某、唐小某母子生活状况,及时掌握母子生活第一手资料,确保母子日常生活不再受唐某干扰。通过法院对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快速作出并及时送达,派出所和社区的通力协执,及时帮助申请人恢复安全的生活环境,彰显了法院、公安、社区等多元化联动合力防治家庭暴力的坚定决心。

  案例五

  朱小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一)基本案情

  朱小某(10岁)与父亲朱某(被申请人)、继母徐某(被申请人)共同生活。朱某和徐某常常以“教育”的名义对朱小某进行殴打,树棍、尺子、数据线等等都成为体罚朱小某的工具。日常生活中,朱小某稍有不注意,就会被父母打骂,不管是身上还是脸上,常常旧痕未愈,又添新伤。长期处于随时面临殴打的恐惧中,朱小某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区妇联在知悉朱小某的情况后,立即开展工作,向法院提交派出所询问笔录、走访调查材料、受伤照片等家暴证据,请求法院依法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

  (二)裁判结果

  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人民法院裁定:一、禁止朱某、徐某对朱小某实施家庭暴力;二、禁止朱某、徐某威胁、控制、骚扰朱小某。

  (三)典型意义

  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是家庭、社会和国家的未来。作为孩子的法定监护人,父母或是其他家庭成员应为孩子营造良好的成长氛围,以恰当的方式引导和教育孩子,帮助孩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本案中,朱小某的父母动辄对其谩骂、殴打、体罚,对孩子造成严重的身心伤害,给其童年留下暴力的阴影。法院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之后,立即送达被申请人、辖区派出所、居委会及妇联,落实保护令监管事项,并专门与被申请人谈话,对其进行深刻教育,同时去医院探望正在接受治疗的朱小某。法院和妇联对朱小某的情况保持密切关注,及时进行必要的心理疏导,定期回访,督促朱某、徐某切实履行监护职责,为孩子的成长营造良好环境。

  《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因受到强制、威吓等原因无法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其近亲属、公安机关、妇女联合会、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救助管理机构可以代为申请。随着反家暴工作的不断深入,对于自救意识和求助能力欠缺的家暴受害人,妇联等职能机构代为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案件越来越多。勇于对家暴亮剑,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同责任。法院、公安、妇联、社区等部门构建起严密的反家暴联动网络,全方位地为家庭弱势成员撑起“保护伞”。

  案例六

  林小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林小某(女)与被申请人林某系亲生父女关系,林小某从小跟随爷爷奶奶长大,从未见过母亲。后林小某转学到林某所在地读初中,平时住校,周末与林某一同居住。林小某发现林某有偷看其洗澡并抚摸其身体等性侵害行为,这对林小某的身体、心理等方面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林小某感到害怕不安,周末就到同学家居住以躲避父亲。林某找不到林小某,便到学校威胁和发微信威胁林小某,导致其不敢上晚自习。老师发现并与林小某谈话后,林小某在班主任陪同下报警,配合民警调查,并委托社工组织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二)裁判结果

  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钦北区人民法院裁定:一、禁止林某对受害人林小某实施家庭暴力;二、禁止林某骚扰、接触林小某。同时,将人身安全保护令向林小某的在校老师和班主任,林小某和林某居住地的派出所和居委会进行了送达和告知。

  (三)典型意义

  本案中,学校在发现和制止未成年人受到家庭暴力侵害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公安部门接到受害人报警后,联系了社工组织,为受害人提供心理疏导及法律救助。社工组织接到救助后,第一时间到学校了解情况,为未成年人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法院依法签发人身安全保护令后,林小某也转学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人民法院在审理相关案件中,主动延伸司法服务,贯彻“特殊保护、优先保护”理念,较好地维护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案例七

  罗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罗某现年68岁,从未结婚生子,在其27岁时,收养一子取名罗某某,并与其共同生活。期间,罗某某经常殴打辱骂罗某。2019年11月,因琐事,罗某某再次和罗某发生争执,并声称要杀死罗某。罗某害怕遭罗某某殴打,遂向当地村委会反应了上述情况,村委会考虑到罗某年岁已高,行动不便,且受到罗某某的威吓,村委会代罗某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二)裁判结果

  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人民法院裁定:一、禁止罗某某对罗某实施家庭暴力;二、责令罗某某搬出罗某的住所。

  (三)典型意义

  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当事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或者因受到强制、威吓等原因无法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其近亲属、公安机关、妇女联合会、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救助管理机构可以代为申请。本案中,由于罗某年岁已高,行动不便,且受到罗某某的威吓,当地村委会代为申请符合上述法律规定。

  案例八

  吴某某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吴某某(女)与被申请人杨某某(男)2009年相识后成为男女朋友,并居住在一起。2018年农历春节过后吴某某向杨某某提出分手,杨某某同意。2018年4、5月,杨某某开始对吴某某进行跟踪、骚扰、殴打并强行闯入吴某某的住所和工作场地,限制吴某某的人身自由,抢夺吴某某住所的钥匙、手机,在吴某某住所地张贴污蔑、辱骂、威胁吴某某的材料。吴某某多次向住所地、工作场地所在的派出所报警,杨某某在经警察教育、警告之后仍屡教不改,并且变本加厉骚扰吴某某。吴某某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二)裁判结果

  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裁定:一、禁止杨某某对吴某某实施暴力行为;二、禁止杨某某对吴某某及其家属实施骚扰、跟踪、接触;三、禁止杨某某接近、进入吴某某的住所及工作场所。

  (三)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同居关系的一方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案件。《反家庭暴力法》不仅预防和制止的是家庭成员之间的暴力行为,还包括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同居关系中暴力受害者的人身权利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同居关系的一方若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人民法院也可依当事人申请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

  案例九

  黄某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陈某某(女)与被申请人黄某系夫妻关系。两人经常因生活琐事发生争吵,黄某多次对陈某某实施家庭暴力。2016年3月22日晚,黄某殴打陈某某后,陈某某报警,后经医院诊断为腰3右侧横突骨折。2016年3月28日,陈某某向东兴法院提出人身保护申请,请求禁止黄某对陈某某实施家庭暴力,禁止骚扰、跟踪、威胁陈某某及其近亲属。陈某某在承办法官联系其了解受家暴情况时,表示只是想警告黄某,暂不希望人民法院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承办法官随即通知黄某到法院接受询问,黄某承认实施家庭暴力,承认错误,并承诺不再实施家庭暴力。人民法院为预防黄某再次实施家暴,于2016年5月19日裁定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并同时向黄某及其所在派出所、社区、妇联送达。后黄某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于2016年7月9日晚上20时许和次日早晨两次对陈某某实施家庭暴力。陈某某在2016年7月10日(周日)早上9时许电话控诉被家暴事实,法官即联系城东派出所民警,派出所根据联动机制对黄某拘留五日。

  (二)裁判结果

  2016年5月19日,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兴市人民法院作出(2016)桂0681民保令1号民事裁定:一、禁止黄某殴打陈某某;二、禁止黄某骚扰、跟踪、威胁陈某某及其近亲属。

  (三)典型意义

  如何认定存在家庭暴力行为,一是看证据是否确凿,如报警记录、信访材料、病历材料等,能充分证明家庭暴力存在的,立即裁定准许人身保护;二是通过听证或询问认定是否存在家暴行为,以便有针对性、快速地认定家暴,及时保护受家暴者及其亲属方。本案中,人民法院充分利用联动保护机制,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后,将裁定抄送给被申请人所在辖区派出所、妇委会、社区等,并保持紧密互动,互相配合,对裁定人身保护后再次出现的家暴行为进行严厉处罚。联动机制对受家暴方的紧急求助起到了关键作用。

  案例十

  洪某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包某(女)与被申请人洪某原系恋人关系,双方共同居住生活。洪某在因琐事引起的争执过程中殴打包某,导致包某头皮裂伤和血肿。包某提出分手,并搬离共同居所。分手后,洪某仍然通过打电话、发微信以及到包某住所蹲守的方式对其进行骚扰。包某不堪其扰,遂报警,民警对洪某进行了批评教育。包某担心洪某继续实施家庭暴力,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洪某收到人身安全保护令后,无视禁止,继续通过打电话、发短信和微信的方式骚扰包某,威胁包某与其和好继续交往,期间发送的消息达300余条。

  (二)裁判结果

  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法院决定,对洪某处以1000元罚款和15日拘留。

  (三)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针对家庭暴力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和对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予以司法惩戒的案例,主要有以下几点典型意义:第一,通过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依法保护家庭暴力受害者的合法权利,彰显了法治的应有之义。中国几千年来都有“法不入家门”的历史传统,但随着时代的更迭和进步,对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的利益保护已经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可。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可以被认定为是拟制家庭成员,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可以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第二,依法对公然违抗法院裁判文书的行为予以惩戒,彰显了遵法守法的底线。人身安全保护令不仅仅是一纸文书,它是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裁判文书,相关人员必须严格遵守,否则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无视人身安全保护令,公然违抗法院裁判文书的行为已经触碰司法底线,必须予以严惩。第三,通过严惩家暴行为,对施暴者起到了震慑作用,弘扬了社会文明的价值取向。“法不入家门”已经成为历史,反对家庭暴力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通过罚款、拘留等司法强制措施严惩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施暴者,让反家暴不再停留在仅仅发布相关禁令的司法层面,对施暴者予以震慑,推动整个社会反家暴态势的良性发展。

 

最高法、全国妇联、中国女法官协会相关负责人就人身安全保护令典型案例答记者问

  2020年1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身安全保护令十大典型案例,为更好地理解和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审委会委员、民一庭庭长郑学林、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刘敏、全国妇联权益部部长高莎薇、中国女法官协会秘书长、政治部一级巡视员唐虎梅接受了记者采访并回答记者提问。

  一、2017年反家庭暴力法实施一周年时,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反家庭暴力法十大案例,此次发布人身安全保护令十大案例,有什么考虑?

  答: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和谐稳定是国家发展、社会进步、民族繁荣的基石。2015年出台的《反家庭暴力法》首次以法律形式确立了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意在为家庭暴力受害者撑起法律的保护伞。依法签发人身安全保护令是人民法院的法定职责。截至2019年12月底,全国法院共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5749份,有力地震慑、教育、惩罚了施暴者,遏制了家庭暴力的发生。但是,反家庭暴力仍属世界性难题,我国现阶段,不同形式的家庭暴力也大量存在。近年来,一些极端的家庭暴力事件更是突破了人们的道德底线,严重影响家庭和谐、社会稳定。将于明年正式实施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中明确规定“家庭应当树立优良家风,弘扬家庭美德,重视家庭文明建设”“禁止家庭暴力”。今天是“国际反家庭暴力日”,最高人民法院选择与全国妇联、中国女法官协会一道联合发布人身安全保护令典型案例,是人民法院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家庭、家教、家风重要论述的有力举措,也是人民法院贯彻实施民法典的重要内容。此次发布的十件人身安全保护令典型案例,是经最高人民法院、全国妇联和中国女法官协会在各地法院报送的百余件案例中反复筛选后确定的,在发生主体上,既有夫妻、父母子女等家庭成员之间的暴力,也有同居、离婚后等非家庭成员的暴力;在行为方式上,既包括殴打等身体暴力,也包括侮辱、谩骂、恐吓等精神暴力;在启动方式上,既有家暴的受害人本人申请的,也有妇联组织、村委会等代为申请的,其中还涉及学校在发现家庭暴力上的特殊作用;在保护内容上,既包括单纯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也包括行政拘留与人身安全保护令组合适用,既有对家暴行为的禁止,也包括后续的中止探视和变更抚养关系等保护措施。此外,案例还涉及破除“打是亲、骂是爱”的陋习等社会风尚引领和申请人举证标准确定等程序方面的热点、难点问题。每一个案例在家庭暴力防控方面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作用和警示意义,是人民法院、公安机关、妇联组织、村委会等各方面力量综合治理家庭暴力的集中反映,体现了依法保障家庭暴力受害者合法权益,保障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实现老年人老有所养的重要价值理念,彰显了法治的应有之义。

  依法打击各种形式的家庭暴力行为,维护家庭和谐和社会稳定,是人民法院义不容辞的责任。新时期,最高人民法院将持续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会以及中央政法工作会议精神,在党委领导、人大监督、政府支持下,进一步健全完善联席会议制度,积极与相关部门建立长效协作机制,持续深入推进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推动建立反家庭暴力整体防治网络;规范家庭暴力证据认定标准,推动建立和完善人身安全保护令“绿色通道”制度,实现家暴受害者得到及时、有效保护;加大宣传教育力度,通过发布指导意见、典型案例等方式让崇尚文明、反对暴力成为人民群众的自觉行动和全体社会的良好风尚。

  二、请问全国妇联与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女法官协会联合发布人身安全保护令十大典型案例有什么重要意义?

  答:大家都知道,家庭暴力是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的违法侵权行为,受害者主要都是妇女和儿童。家庭暴力不仅危害家庭成员的身心健康,而且也破坏家庭和睦,甚至影响社会和谐稳定。2015年出台的《反家庭暴力法》设立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为人民法院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提供了有力的依据。法律实施4年多以来,各级人民法院依法履职,使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在反家暴实践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实施者和受害人之间,筑起了一道“隔离墙”,有效降低了家庭暴力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保护了受害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前不久,习近平总书记在联合国大会纪念北京世界妇女大会25周年高级别会议上发表了重要讲话,强调保障妇女权益必须上升为国家意志,强调要消除针对妇女的偏见、歧视、暴力,让性别平等真正成为全社会共同遵循的行为规范和价值标准。刚刚结束的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再次强调坚持男女平等基本国策,保障妇女儿童合法权益。此刻,最高人民法院和全国妇联以及中国女法官协会联合发布人身安全保护令十大典型案例,是以实际行动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的重要体现,也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的重要举措。

  这次发布的典型案例聚焦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发放和执行过程当中的重点难点问题,比如前女友、前男友能否适用《反家庭暴力法》,父母对子女施暴能否终止监护权,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当事人举证标准如何来把握,相关部门在执行人身安全保护令过程当中推诿如何解决等等,对我们指导基层法院准确落实反家庭暴力法,正确实施法律,积极行使签发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权利,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现实的指导意义,充分展现了人民法院司法为民、敢于担当的深厚情怀。反家庭暴力法除了规定人身安全保护令,对妇联组织如何行使职责也规定了相关的条款。妇联组织深入贯彻反家庭暴力法,依法履职,开展反家庭暴力的经常性工作,发生家庭暴力后,受害人及其近亲属向妇联信访窗口,或向妇联组织12338热线求助,妇联组织都将持续的支持受害人依法维权,提供法律帮助、心理辅导、社工干预和困难帮扶综合维权服务。基层妇联组织也会积极协调综治、地方民警、司法员、村居委员会主任共同对施暴者进行批评教育,同时我们也会请求辖区内的公安机关对施暴者出具告诫书,对于多次遭受家暴或者曾经报警,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的,妇联组织也会协助进行伤情鉴定,也会和民政部门联系解决庇护问题。同时也会协助无行为能力人、限制行为能力人或者是有障碍,一时难以自己去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我们可以代为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经过本人同意,基层妇联还会帮助到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做到尽职尽责,对于遭受过家庭暴力的妇女儿童,妇联组织还会通过回访了解之后的生活状况,是否再发生家庭暴力这些情况,传递妇联组织的关心和关爱。

  反家庭暴力是全社会的责任,希望国家机关、社会各界以及每一位公民共同努力,切实承担起法律赋予的责任,为反对家庭暴力,建设平等和睦文明的社会做出我们的贡献。

  三、据了解,中国女法官协会与最高人民法院、全国妇联联合发布典型案例还是第一次。请问有什么考虑?

  答:最高人民法院、全国妇联一起发布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典型案例,是中国女法官协会自1994年成立26年以来的首次。主要出于以下几点考虑:

  第一,中国女法官协会是以全国女法官为主体的社团组织,维护妇女儿童权益是协会的重要工作内容。因为工作的缘故,很多女法官从事婚姻家庭、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审理有关妇女儿童的暴力违法犯罪案件,对性侵、家庭暴力、校园暴力问题有非常深入的研究,对被害人、受害人的境遇感同身受。因为性别的缘故,女法官更关注女性问题、儿童问题,关注妇女的发展、儿童的成长,在维护妇女儿童权益方面也表现出更多的责任和担当。所以,中国女法官协会将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作为重点工作,写入了协会的章程。

  第二,深入开展、认真做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工作,是中国女法官协会一以贯之的光荣传统。中国女法官协会在成立之初,就开始参与在北京举办的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95非政府组织妇女论坛工作,主办了“反对和消除对妇女的暴力”专题论坛,与来自世界各国的代表们就消除对妇女的歧视、制止对妇女的暴力、保护妇女权利等问题,进行了十分有益的交流。20多年以来,我们积极参与、推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等有关法律的出台和有效实施,参与婚姻家庭、未成年案件审判方式改革,与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等有关庭室、全国妇联权益部等多家单位密切合作,开展各种形式的调研、座谈以及培训,为女法官提供交流知识、增长才干的平台,促进维护妇女儿童权益案件审判质效的提高。

  第三,总结梳理发布维护妇女儿童权益的典型案例,是中国女法官协会向社会宣传法律知识、倡导尊重和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重要方式。在此方面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多次组织案例评选活动,并与全国妇联等单位合作评选《依法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十大案例》在全国发布,起到了非常好的法治宣传作用。这次,我们中国女法官协会与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和全国妇联共同发布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典型案例,是新一届中国女法官协会领导担当作为的创新之举,是落实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沈跃跃同志对中国女法官协会期望、履行作为全国妇联团体会员义务的具体行动,是贯彻最高人民法院党组要求、发挥协会宣传桥梁保障职能作用的有力实践。目的是通过充分发挥审判职能,进一步倡导、引导全社会尊重女性和女性权益,关心儿童安全、健康和成长,弘扬家庭美德、保障弱势家庭成员,促进平等和睦文明家庭关系的形成。

  中国女法官协会是中国女法官的娘家,我们将一如既往,团结、引领全国女法官,与最高人民法院各职能部门和全国妇联等单位密切配合,继续做好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

中国法院新闻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